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详情 >
继承法知识

配偶的继承地位应该进一步加强 配偶法定继承第一顺序存在的问题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7日 杭州遗产继承律师

  郭海林律师杭州遗产继承律师,现执业于浙江鑫家律师事务所,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及司法操作经验。诚实信用,勤勉敬业,以“实现当事人利益最大化”为服务宗旨。办案认真负责,精益求精,业务功底扎实,语言表达流畅、思维敏捷,具有良好的沟通协调和谈判辩护能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畏艰险、奋力拼争,愿尽自己的所能,为当事人提供最好的法律服务。不敢承诺案件的最终结果,但敢承诺办案尽心竭力!

配偶的继承地位应该进一步加强

  婚姻关系是现代家庭中最主要的亲属关系,其他亲属关系都因婚姻关系的形成而产生。在稳定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无论在感情还是经济等各个方面都有较强的依赖程度。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家庭结构的变化...



  婚姻关系是现代家庭中最主要的亲属关系,其他亲属关系都因婚姻关系的形成而产生。在稳定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无论在感情还是经济等各个方面都有较强的依赖程度。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家庭结构的变化,夫妻彼此照顾,互相帮助的程度日愈加强。一方通常希望死亡后将财产留给对方。山东大学王丽萍教授在山东省进行的民间继承习惯调查研究也印证了配偶在继承中的特殊性:从继承顺序的调查结果中可以看出,在第一顺序继承人的选择中配偶的比例最高。;可见同样是法定的第一顺序继承人,配偶的继承地位在人们的心中是最重要的,学者们现在正在讨论的把配偶作为特殊的法定继承人来对待的观点还是符合现实的情况的;。


  我国《继承法》将配偶与子女和父母同列为第一顺序继承人显然也注意到了配偶的重要性,但对于配偶特殊地位的保护不够,也不能很好地平衡配偶与被继承人的血亲之间的利益关系。这种规定的结果是当被继承人有子女和父母存活时,配偶的遗产较少,这与被继承人的意愿往往不符。当被继承人无子女和父母存在时,配偶将继承全部遗产,这又会妨碍被继承人的其他血亲继承权的行使。也往往不符合被继承人的意愿。现代社会离婚率和再婚率的上升也使得婚姻较短暂的部分人对于婚姻的安全感降低,对于配偶的感情依赖减少,如果他们死后的遗产全由配偶继承。这显然违背死者的意愿,也会带来一些家庭矛盾。所以应对配偶的继承顺序重新调整。而保留配偶的第一继承顺序地位仍会出现以上极端现象。因此,不固定配偶的继承顺序,将其列为特殊继承人将很好地协调配偶利益和被继承人血亲利益的关系,从而也最大程度地尊重被继承人的意愿。


  大部分将配偶的继承地位特殊化的国家都规定配偶继承份额的多少视其与哪一顺序的继承人共同参与继承,与顺序越靠后的继承人一同继承,配偶的应继份额越大。如现行《日本民法典》规定,配偶与第一顺序血亲继承人共同继承时,配偶之应继份为遗产的1/2;与第二顺序血亲继承人 共同继承时为遗产的2/3;与第三顺序血亲继承人共同继承时为遗产的3/4。我国有些学者也对配偶应继份额做了类似的立法安排,如厦门大学何丽新副教授在《民法典草案继承法编修改建议稿》中做了如下安排:配偶与第一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时,应继份为遗产的1/4;与第二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时为遗产的1/2;与第三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时为遗产的2/3;无第三顺序继承人时,配偶继承全部。此类立法安排受到很多学者认可,似乎也符合国际立法惯例,但笔者不敢苟同:似乎有过度保护配偶继承利益之虞。因为,配偶在家庭财富的创造上有很大贡献,这已经由我国的;夫妻财产共有制;所肯定,在一方遗产的继承上不应过度重复保护。况且配偶的协助和财富共享是相互的,过分强调则会造成对其他继承人不公;规定过细不利于家庭团结和互助。此类过细的立法使配偶在遗产的继承比例占绝对多数,可能导致其他亲属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不愿对被继承人生前给予帮助。因此,配偶与其他继承人共同继承时应以均分为主,附带有条件的多分。







配偶法定继承第一顺序存在的问题

  现行《继承法》第10条第一项规定,我国法定继承第一顺序继承人包括配偶、子女、父母;该法第12条规定,对公婆或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或丧偶女婿,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在法定继承中,将配偶以固...



  现行《继承法》第10条第一项规定,我国法定继承第一顺序继承人包括配偶、子女、父母;该法第12条规定,对公婆或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或丧偶女婿,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在法定继承中,将配偶以固定顺序规定为第一顺序,存在的问题是:


  从理论上观察,这样规定第一继承顺序不具合理性与正当性。各继承人与被继承人的关系各异。配偶是关系最为密切的亲属,它是血亲的源泉、姻亲的基础,产生于婚姻关系。子女、父母与被继承人之间是一亲等的血缘关系,而对公婆或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或丧偶女婿与被继承人之间却是姻亲关系。虽说现代继承法已经突破仅将血缘关系与婚姻关系作为继承权产生基础的立法传统,将特定的扶养关系也作为继承权产生的基础,但同时将三类与被继承人关系完全不同的人纳入同一继承顺序,这样规定既不属于亲等继承制,也不属于亲系继承制,其合理性与正当性值得怀疑。


  从实践中观察,这样规定第一继承顺序会造成剥夺其他继承人继承权的后果。在法定继承中,配偶一方死亡,其没有子女也没有父母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就只有配偶一人,不论第二顺序继承人有多少,都不会发生第二顺序的继承问题,因此,死者的遗产就被配偶一人全部继承,这等于在事实上剥夺了第二顺序继承人的继承权。这样的规定合理吗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发生的汪楣芝继承案,就能够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该案中,杨某是1949年去台湾的老兵,一直未婚,其20世纪80年代末回乡探望在北京的哥哥及其他亲属,经介绍与汪楣芝相识结婚。婚后,杨某用在台湾几十年积攒的钱,买了商品房和家庭生活用品,尚余30多万元现金。不到一年,杨某病故,杨兄与汪楣芝讨论继承问题,主张将房子、生活物品及部分现金由汪楣芝继承,杨兄与其他亲属继承部分现金,汪楣芝不同意这个分配方案。杨兄诉讼到法院,一审法院按照这个方案作了判决。汪楣芝上诉,二审法院仍然判决杨兄及其他亲属继承部分现金。毫无疑问,这样判决是违反《继承法》关于继承顺序的规定的。后来该案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案件判决后社会反响很好,没有必要重审改判,最后该案不了了之。这个案例说明,配偶法定继承为第一顺序,有时会出现其他亲属不能继承遗产的后果。试想,杨某与杨兄是亲兄弟,而其与汪楣芝的配偶生活不到一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将杨某的遗产全部由配偶继承,显然于法有据而于理不通。该案判决没有按照配偶第一顺序的规定,实际上是将配偶作为零顺序对待,但如此判决更加合理,收到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应当看到,我国目前实行的继承制度存在较大的局限性。这是由于立法当时受计划经济条件的限制,公民个人的财产数量不多,社会保障制度尚未建立,遗产主要用于保障实现家庭的养老育幼功能。同时,立法当时关于继承法的理论基础准备不足,缺乏必要的论证。立法将配偶、子女、父母以及对公婆或岳父、岳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或丧偶女婿这四类不同关系、不同类型的人放在同一继承顺序即第一顺序,在私人财产尚不丰富的社会发展时期尚能解决我国的遗产继承问题。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的迅速发展,在个人对财富追求的积极性极大提高、个人财产显著增多的情况下,决定我国遗产具体分配流向的法定继承顺序规则日益凸显其不合理之处。公民个人对财产权利的重视及对自由权利的追求要求财产分配、转移、继承的规则能随着经济发展的新形势得到调整,以便更充分地体现被继承人分配遗产的意愿,公平、合理地分配遗产。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随着经济、社会、家庭结构与模式的发展变化,对法定继承人的范围及顺序都进行了相应调整,有的扩大了法定继承人的范围,有的对法定继承人的应继份进行了调整,有的将配偶间互为继承人的顺序以弹性的方式进行了规定,以平衡配偶与其他法定继承人之间在法定继承时的利益关系,缓解法定继承中存在的矛盾。在我国《继承法》的修订过程中,也应当对配偶法定继承的第一顺序进行改革,避免出现前述问题。







律师:郭海林 [北京]

浙江鑫家律师事务所

文章来源: 杭州遗产继承律师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http://www.lcycjcls.com/news/view.asp?id=1026041614681 [复制链接]

法律咨询热线:15906603278

版权声明:所有图片均授著作权保护,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版权所有浙江鑫家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大律师网 网站地图